主页 > 购物消费 >Google 不作恶,亚马逊员工公开信请愿:我们也不要 >

Google 不作恶,亚马逊员工公开信请愿:我们也不要

2020-06-07


Google 不作恶,亚马逊员工公开信请愿:我们也不要

18 日消息,亚马逊脸部辨识工具 Rekognition 由于与美国警方合作,受到员工反对。一名员工在 Medium 平台匿名发表公开信,对公司与警方的合作表示担忧。

Google 不作恶,亚马逊员工公开信请愿:我们也不要

事情起源是 15 日,亚马逊 CEO 贝佐斯在 Wired 会上为美国国防部 JEDI 云端合约辩护时,强调「做出可能不受欢迎的决定(如与军方合作)是商业领袖工作的一部分」。仅过一天后,这封员工公开信就在各大媒体传开了。

这封信这样说:

关于 Rekognition 计画

进一步探究「Rekognition」计画,根据公开资料显示,Rekognition 是强大的即时脸部辨识系统,可利用警察身上的镜头和市政监控系统,追蹤逃犯、被贩卖人口等对象。这项技术是亚马逊 2017 年 11 月正式推出。

主要功能是:即时分析串流影片、人物辨识和追蹤、脸孔辨识、脸孔分析、对象场景和活动侦测、影片侦测、名人辨识等。

Google 不作恶,亚马逊员工公开信请愿:我们也不要

Rekognition 在社交媒体寻找失蹤人口。

查询当时发表 Rekognition 新闻稿时,摘取以下这段说明文字:

目前,这款技术主要在帮助 Marinus Analytics 公司打击人口贩运(注:Marinus Analytics 是美国一家授权执法部门技术的创业公司)。藉助 Amazon Rekognition,使用 Marinus Analytics 的调查人员可在几秒钟内搜寻数百万条纪录,以便找到受害者,进而採取快速有效的行动。

简而言之,执法人员可使用失蹤儿童的照片、社交媒体照片或社会工作者的照片,并将其与 Traffic Jam 的资料库其他人员比较,如果他们的照片用来在网路当作交易等广告资讯发表,将透过符合照片帮助执法人员找到受害者。

但是,这项技术有被「扩大化利用」的风险。

根据之前华盛顿邮报进一步报导,一位警长每月支付 6~12 美元用于存取 Rekognition,这使得该部门能根据即时镜头扫描追蹤对象的大头照。据悉,Rekognition 能在整个城市的摄影机网路执行即时脸部辨识。

Google 不作恶,亚马逊员工公开信请愿:我们也不要

Rekognition 计画总监 Ranju Das 透露,整个奥兰多市都有经过授权的摄影机。这些摄影机将资料串流传送 Kinesis 串流,亚马逊再即时分析这些资料并搜寻他们拥有的脸部集合。也许当警方想确定这个城市的市长是否在某个地方,或他们想要追蹤的某个其他人,这都可以做到。

公民自由引发社会联盟关切

对 ACLU(美国公民自由联盟)而言,这种能力引发重大的公民自由关注。该组织声明说:「透过自动化大规模监视,像 Rekognition 这种脸部辨识系统威胁到公民自由,对目前政治气候下已被不公正对待的社群构成特殊威胁。人们应该在没有被政府监视的情况下自由走在街上。

之前 2018 年  5 月 22 日,ACLU 写给贝佐斯的信也阐述这种关切。

Google 不作恶,亚马逊员工公开信请愿:我们也不要

2018 年 5 月 22 日,ACLU写给贝佐斯的信。

可见,刚在员工加薪问题引发部分员工牴触情绪的亚马逊,又因为员工的反对遇上一件麻烦事。

据了解,这是技术员工不到一週内发出的第二封匿名信。上一封,来自微软。

12  日,一名微软员工也同样在 Medium 表达对该公司参与 100 亿美元 JEDI 国防部云端合约的担忧。

在美国的科技大公司,鼓励员工表达意见一直是传统。以下整理近些年因为「员工反对」而被迫中止的一些项目或计画:

小结

可见美国的大型科技公司,「员工责任制」正形成巨大的影响力,或超过媒体影响力,推动公司不断调整决策。即便 CEO 都是全球性的商业领袖,也没办法忽视这些意见。

眼下,当亚马逊员工坚持「不作恶」的理念继续走下去时,我们并不确定 Rekognition 是否会执行。相比中国,与警方、军方的合作显得非常重大且有战略意义,因为政府的採购是强有力的背书,对技术和流程有十分严格的程序,重要的一点是,这种计画一般都是大单子,动辄上千万,甚至上亿。在中国企业趋之若鹜追求军事合约当下,旁观者其实更应该多清醒思考。

公开信全文:

《我是亚马逊员工。我的公司不应该向警察出售脸部辨识技术》

10 月 17 日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