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B悠生活 >好医师不寂寞 蔡永隆行医35年获肯定 >

好医师不寂寞 蔡永隆行医35年获肯定

2020-07-02


好医师不寂寞 蔡永隆行医35年获肯定

上图:卫福部立台南医院妇产科主任蔡永隆医师

在这个讲究功利的世代,尤其是五大皆空的医疗生态里,从实习医师开始,就在同一家医院服务35年,应该可以算得上是异类了吧!卫福部台南医院妇产科主任蔡永隆医师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从鼎盛时期有十多位妇科医生,到妇科只剩他1人专职,蔡永隆1年365天,1天24小时待命,不但35年不改其志,更创建产妇待产标準作业流程,让母体和胎儿的产程都在严密监控之下,确保母婴安全。今年更获得卫福部颁发「资深典範奖」,对他35年的行医路,给予肯定。

蔡永隆医师是土生土长的台南人,原本就来自医师家庭,但是他的父亲不幸在49岁时突发脑中风而过世,留下了三男三女,排行三子的蔡永隆当时只有19岁,上面两个哥哥和底下三个妹妹,全由蔡医师的母亲一肩担起。所幸娘家的舅舅们及时伸出援手,一家人才没有流落街头。

毕业自中山医学院的蔡永隆,从当住院医师的第一年,就在当时的署立台南医院服务。民国70年的台南,成大医院还没有始业,现在的奇美医学中心,也只是在一个巷子里的逢甲医院而已。署立台南医院之于台南,就像是台大之于台湾一样。尤其当时正是战后婴儿潮已经成人,正是另一波出生人口快速增长的年代,台南医院一年就可以接生2900个新生儿,蔡永隆正式披上白胞的第一个值班夜里,从他手上就迎接了10个胎儿的出生,未婚的妇产科医师在当时,是一个黄金中的黄金单身汉。

在蔡永隆还是「菜鸟」的阶段里,台南医院共有十多位的妇产科医师,由于是公立医院,还要负起偏乡医疗的支援,那个连中山高都还没影的年代里,支援的工作当然就落在菜鸟医师们的肩上;他曾经开着那时很红火的小喜美来往于七股和将军乡的鱼塭田梗道路数年之久,有一次后轮还卡在田梗上,差点就掉在鱼塭里,还是靠着农民一起抬上来,才免于丧身鱼腹。也长期支援那玛夏乡的医疗,单趟车程就要三个半小时,当天来回的行程,在浓雾的山路让他开到脚软。民国72年开始,更连续三年支援乌脚病防治中心,为台湾当时的盛行的乌脚病防治工作贡献一己之力。

在35年的行医过程中,已经数不清有多少新生儿,从他手上誔生,这其中也难免有些憾事。蔡永隆说,他永远记得有一位产妇,本身就有高血压的问题,在以前称为「妊娠毒血症」。产检时他再三叮咛必须控制好血压,并且交待要按时服用阿斯匹灵,但是那位新手妈妈,本身就有逛医院的习惯,并没有给固定的医生做检查,更没有按时服药,等到即将临盆之际已经从「子癎前症」进展到「子癎症」,血压突然飙高而昏迷,送到他手上时血压高达235,又伴随着严重水肿,虽然立刻施打硫酸镁降血压,但是孕妇却开始抽筋,紧急开刀之后,只救回38週足月生2500公克重的胎儿,产妇却也不幸往生。他呼吁所有的孕妇,产检一定要按规定做,虽然可以多听几位医师的意见,但仍旧必须要有固定医师负责,对孕妇较有保障。

行医35年,蔡永隆虽有丰富的经验,但是对于医疗新知仍旧随时学习,并且创建产妇监控机制,要求院内医护人员在产妇进医院开始,必须两个小时监测一次产程状况,从产妇的心跳、血压到胎心音、胎位、胎头下降等,了解胎儿和母胎的相对数质,一发现问题就立刻施以超音波检查,在每个变数发生之前,掌握好相关数据,不但确保母体和胎儿安全,同时更能釐清医护人员的责任,并且也减可减少医疗纠纷的产生,让他获得了第三届的「资深典範奖」。这个奖项是卫福部所创办,目的在于鼓励卫福部辖下医院的医师们。

从妇产科全盛时代开始行医,到今天台南医院只有他1名专职的妇科医师带领五名特约医师,蔡永隆主任35年看到了妇产科的兴衰,但是只要还有病人需要,他仍坚持他的作法。除非他上外县市开会,凡是到台南医院的产妇,随时有需要,都可以透过医院找到他,不是在门诊就是在急诊或是产房、开刀房。对于医疗的五大皆空,他认为钱够用就好。当医生最重要的是守法和负责,虽然时常有外面的医院,开出比公立医院好上三、四倍甚至拿着院长的头衔和五、六倍薪水找上门,他仍不为所动。

蔡永隆说,也许他比较笨,也比较习惯公立医院的生态,他总认为,别人可能想留个100亿给后代,他只要留100万就好。名利心重的,自然后去追求医美或更高的收入,压力可能也会少一点,只是医生,本来就是要济世救人,不应该计较自己的得失,况且他现在的薪水也足够他养活三个孩子,大儿子考上法律系,二儿子还在唸高中,虽无人愿克绍箕裘,但能适性发展勇于追梦也值得鼓励。他更勉励有意学医的年轻学子,国内的教育体制是只要功课好,想做什幺都可以,不管心性、不论态度,但是做为一个医生,绝对不是会唸书就可以了,因为医生手上照顾的是宝贵的生命,而不是一个个的银行帐户,医生的收入是因为对病人的付出,中间要捨掉太多的私人时间、付出太多的体力和精力,他在连超音波都没有的时代开始行医,但是他以单孔内视镜手术开刀也进行许多年了,一直到今天仍在不断的学习新的器材和技术,学校教的只是基础,外面学的永远也没有尽头。要做好医师,牺牲的观念是先决条件,半夜的急诊铃响起,就代表有一条宝贵的性命正在流失,需要你去抢救,被窝再热都没有病人急切的泪来得热,路再暗,也会有家属企盼的双眼照亮,这就是医师的生涯,也是他35年来,不断鞭策自己的动力。



上一篇:
下一篇: